新聞中心

當前位置:新聞中心
分類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如何看代全球衛星定位系統在物聯網發展下的移動定位隱私

2018-10-29 13:57:01

如何看代全球衛星定位系統在物聯網發展下的移動定位隱私

全球衛星定位系統(GPS)在現今社會已被廣泛運用,透過手機里的GPS功能來接收衛星訊號即能迅速確定所在位置,再結合許多APP如Google Map、寶可夢等,可享用與地址有關的多元服務,而GPS伴隨著物聯網的開展,將會有越來越多的商業應用,也需一并注意隱私保護議題。

實務上常見警方辦案人員利用GPS來追查可疑嫌犯,或是夫妻一方自行或委托征信社利用GPS來追蹤配偶以取得外遇事證,游走于法網邊緣。 由于GPS地址涉及當事人的隱私個人資料,因此正派的商家多會事先取得當事人的同意以免觸法,但公務機關進行犯罪偵查或是民眾私下辦案而利用GPS,則不會事先取得當事人同意,卻可能涉嫌侵害隱私個人資料而遭追訴。

去年臺灣地區(2017)12月****法院判決認定某海巡士官長假借職務以GPS查緝私煙妨害秘密有罪確定,法務部門也將研議GPS查案之法制化,值得重視。

從GPS到物聯網

由美國軍方所研發,GPS由軍用逐漸開放民用后,促進各種應用發展,使得民眾生活更加便利,同時也是物聯網的一項重要裝置。物聯網看起來是針對萬物而設,但其實背后的目標還是在人,包括個人的生活習慣與消費記錄、個人與他人的社交關系與各種互動等,而GPS的物聯應用則可描繪物與物、物與人,以及人與人的所在關系,由朦朧的馬賽克鑲嵌拼圖更具象地呈現人際物聯間細膩的關系圖譜。車聯網則是物聯網的一種應用層面,車輛聯網后的GPS及行車相關信息借由大數據分析而發揮更高效用。

物是中性的存在,可善用之,卻也可能遭到濫用。手機里的GPS可供個人描繪其慢跑路徑以管理體能活動,亦可能遭他人私下入侵窺視而掌握持有者行蹤。又如行車記錄器可作為車禍肇事舉證之用,但也可能像電影“大佛普拉斯”所諷刺的假面社會,老板開車到處獵艷****的聲光身影儲存在行車記錄器中,卻被員工與外人偷偷看光光聽爽爽。隨著物聯網/車聯網的快速發展,GPS與行車記錄所拼貼共織的畫面更加豐富有劇情,此固可促進多元開發應用,也凸顯了民眾隱私保護議題的重要性。

公共場所的隱私權

在電影《全民公敵》里,GPS裝在男主角威爾史密斯的鞋子里而跟著他到處趴趴走。以前述士官長案為例,該名士官長將移動電話預付卡門號SIM卡裝置于GPS內,并擅自將該GPS裝設于嫌疑人使用的小貨車下方底盤,繼而撥打上開門號設定定時回傳定位功能,傳送上開貨車所在位置之經緯度、地址及停留時間等數據至GPS衛星定位器查詢平臺,再于移動電話裝設并登入該平臺所設置APP軟件,竊錄上開貨車所在位置的相關信息。

GPS是高科技產物,其與隱私權保障之間主要的爭辯是:GPS裝載于物品或個人身上,而該物品或個人出沒于公共場所,本得被第三人所共見共聞,這樣當事人還有隱私權的期待可言嗎?對于個人隱私權之保護,并不因其身處公共場域,而失其必要性;即使個人身處公共場域中,仍享有私領域不被使用科技設備非法掌握行蹤或活動之合理隱私期待。

反對者或謂:穿著鞋子或開著車輛的當事人在公共場所的行蹤,本來就可以被第三人看到,而有心人士也可透過眼目跟監方式來追查行蹤,則隨著科技進步與普及,改用GPS來掌握個人行蹤有何不可?然而臺灣地區****法院在前述士官長案表示:偵查機關為偵查犯罪而在他人車輛下方底盤裝設GPS,由于使用GPS,偵查機關可以連續多日、全天候持續而****地掌握該車輛及其使用人之位置、移動方向、速度及停留時間等活動行蹤,且追蹤范圍不受時空限制,亦不局限于公共道路上,即使車輛進入私人場域,仍能取得車輛及其使用人之位置信息,且經由所搜集長期而大量之位置信息進行分析比對,自可窺知車輛使用人之日常作息及行為模式,難謂非屬對于車輛使用者隱私權之重大侵害。

而使用GPS較之現實跟監追蹤,除取得之信息量較多以外,就其取得數據可以長期記錄、保留,且可全面而任意地監控,并無跟丟可能等情觀之,二者仍有本質上之差異,難謂上述信息亦可經由跟監方式收集,即謂無隱密性可言。臺灣地區****法院更表示:有關GPS之使用,既是新型之強制偵查,而不屬于現行刑事訴訟法或其特別法所明定容許之強制處分,則為使該強制偵查處分獲得合法性之依據,期待立法機關基于強制處分法定原則,能盡速就有關GPS使用之要件(如令狀原則)及事后之救濟措施,研議制定符合正當法律程序及實體真實發現之法律。

前述案例是公權力機關利用GPS進行犯罪偵查,至于民眾私下辦案(如追查配偶外遇事件)而利用GPS的情形,實務上有認為構成妨害秘密,惟在社會矚目的臺灣地區知名金控王子以GPS追蹤其太太使用車輛的案件,法院則以該車輛屬于公司用車而本可由公司掌握車輛出勤記錄故不構成非公開活動為由,認為王子不構成妨害秘密之刑事犯罪。但在同樣事實之民事案件上,法院則認為系爭車輛雖登記在公司名下,但大部分時間系由太太使用,其因隨該車移動所生之相關個人行蹤本應享有隱私權之保障,實際上仍能借助GPS而得為裝設者所隨時掌控乃構成侵權行為。由上可見隱私公開與否,不僅須個案認定,同一事實還可能有不同認定。

展望未來物聯網的發展,透過GPS、鏡頭、VR、AR以及各種傳感器監測物品與使用人的活動將更為容易,亦可能發生如前開GPS案例的隱私議題,有賴研求適當的平衡保護機制,否則民眾對抗的物聯網方式反倒變成“勿”聯網,真是物極必反!


點擊關閉
  • 137024470
三d胆码预测独胆 上海哈灵麻将官网下载 给我下载一个qq麻将 福建十一选五计划群 海王捕鱼九游 2019上证指数最高点 云南的快乐十分今天开奖的好 德甲决赛 十一运夺金软件漏洞 福建11选5-一定牛 天天爱麻将 青海西宁快三 JJ手机千炮捕鱼攻略 微信群带散户炒股的目的 安徽快3历史最大遗漏 精准六肖免费资料 友钱网